一跨1488米,長江將迎來一座超長主跨高鐵橋

代生孩子多少錢 | 2020-11-10 07:52

  ◎ 科技日報記者 矯陽

  距主跨1092米滬通公鐵大橋開通僅數月,主跨1176米的常泰長江大橋開工建設后,我國對橋梁大跨的追求又上新高。

  8日,科技日報記者從正在福建泉州舉辦的2020度鐵路橋梁年會上獲悉,目前我國建成通車的高速鐵路已突破3.5萬公里,其中橋梁超過1.6萬公里,位居世界第一。正在設計研究的甬舟鐵路西堠門公鐵兩用大橋主跨1488米。

  高鐵橋梁占比大,是因為鐵路橋梁不僅能跨越河流、峽谷等自然環境障礙,還能通過高架方式支撐這軌道結構,以便節約寶貴的土地資源。目前我國鐵路橋梁建設技術達到了什么水平?

  40多年來,中國鐵路橋梁在跨度、結構形式、新材料、施工工藝和裝備等方面均取得了明顯進步。

  來自中國鐵道學會橋隧委員會資料,除正在建設及建成的常泰長江大橋和滬通公鐵路大橋外,此前我國還建成多種結構的代表橋梁:

  以南京大勝關長江大橋(主跨2×336米的鋼桁拱橋)為代表的一批跨江和山區鐵路橋梁;

  主跨300米的昌贛高鐵贛江大橋為代表的無砟軌道斜拉橋;

  主跨達1092米的連鎮高鐵五峰山長江大橋主體工程完工,作為世界首座高速鐵路懸索橋,在世界同類橋梁發展史上具有標志性意義。

  “目前國內橋梁設計建設水平已達到基礎水深最深為45米,設計基準風速超過40米,橋面風速超過60米。”中國鐵建第四勘察設計院集團有限公司(簡稱“鐵四院”)橋梁院總工程師嚴愛國說。

  未來鐵路橋梁為什么需要更大跨度?將面臨哪些技術挑戰?

  據中國鐵路最新規劃,到2030年我國鐵路運營總里程將突破20萬公里,其中高速鐵達4.5萬公里。“隨著國民經濟向高質量發展和鐵路網的延伸,以及’一帶一路’基礎設施的建設,未來仍將建設大量鐵路橋梁。”在為剛剛發布的《中國鐵路橋梁》寫的序言中,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副院長何華武認為,隨著越來越多的跨海鐵路通道和艱險山區鐵路的建設,鐵路橋梁坑也將面臨環境條件更復雜、跨度需求更大、水下基礎更深等嚴峻挑戰。

  2020度鐵路橋梁年會資料透露,正在設計研究的甬舟鐵路西堠門公鐵兩用大橋主跨1488米、基礎水深達60米、橋位處設計風速達44.8米/秒;正在設計研究的川藏鐵路拱橋跨度達500米;正在開展前期研究的瓊州海峽跨海橋梁跨度預計超過1500米、基礎水深達75米。

  有專家表示,面對如此復雜的建設條件與極高的技術要求,現有的工程技術、建筑材料、施工設備等均難以完全適應建設需求。

  在當天舉行的2020度鐵路橋梁年會上,面對橋梁未來更大跨度等的需求,來自全國相關院所及高校的150多名橋梁技術工作者分別從材料、結構、超大跨橋梁抗風安全及高烈度地震區大跨度橋梁減隔震技術等方面,分享了各自的創新經驗,并依據各自的研究,分析并提出了未來的發展方向。

  另據年會資料,隨著對旅行速度的追求越來越高,我國將規劃建設時速400公里的更高速輪軌鐵路以及時速600-1000公里的高速磁浮鐵路。

  隨著BIM技術和大數據、云計算、5G、人工智能等現代科技發展,橋梁技術如何與之結合?

  在《中國鐵路橋梁》序言中,何華武認為 ,要積極研究高新技術與鐵路橋梁的勘察、設計、施工、監測、養護和維修全壽命過程的深度融合,推動鐵路橋梁勘察設計、建造、運營養護為一體的數字化、信息化、智能化建設,提升橋梁建造品質及運營安全水平。

  2020年鐵路橋梁年會由中國鐵路經濟規劃研究院有限公司、中國鐵道學會橋隧委員會主辦,鐵四院等承辦。

【編輯:朱延靜】